分卷(95)(1 / 4)

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

  我怎么没有?我可是余点语的舅妈, 点语,你说是吗?姚淑心冷笑。
  她每天都会抽时间来这边转转,就看余点语什么时候回来。她知道余点语走了, 但毕业证总要拿的吧?她就不信,余点语不会回来。
  现在,终于被她蹲到人了!
  上次周国平的事情闹得很大, 她对余点语和桑舟这两个人何止是怀恨在心。老周现在成天酗酒,因为落了个缓刑两年的处罚结果,只要再犯点什么事,那就马上得进去了。
  可姚淑心不甘心,她不甘心就这么放过余点语这丫头,把她家里害的这么惨,怎么可以就这样潇潇洒洒的过日子?
  今天, 哪怕是个鱼死网破, 她也要好好教训这丫头!
  姚淑心和余点语也相处有三年了, 别的不说,对余点语的性格还是摸索的清楚。她知道余点语坚强归坚强, 也倔, 打她没有骂她的效果好。
  语言暴力,足以摧毁一个人最坚强的心理防线。
  这事和你没关系,你给我滚开。姚淑心对唐芙也没个好语气, 从踏进门开始,余点语死死地盯着她,这些是你做的。
  谁做的?你哪有证据?姚淑心哼了一声,再走进来时,余点语后退了一步,但转瞬,她就走到了唐芙的身边站着,手里紧紧地拿着手机。
  钱呢?!没准备好钱,你还好意思回来吗?身上穿的倒是挺好,果然跟了个有钱人你就发达了啊,怎么这么白眼狼,不知道孝敬一下家里人?姚淑心毫不留情地讥讽着余点语,你想干什么?把我和老周害成这样,我找你拿点补偿怎么了?
  工人还在往里面搬东西,姚淑心恶狠狠地把脚边的箱子踢了一脚,咚地一声砸在地上。
  你出去!余点语从心中迸发出那种厌恶感,让她觉得和姚淑心同在一片区域下呼吸都是恶心,该滚的人是你。
  唐芙蹲下去把歪斜的箱子扶起来,也不管姚淑心是不是长辈,张口就骂:你他妈有病啊!
  这时候,姚淑心突然冲上前来就捉住了余点语的手腕,你过的好就不管家人死活了是吗?你个死没良心的,跟我来看看我们过的到底是什么生活。
  余点语本来就站在前面,一时躲闪不及就被姚淑心抓住往外拽,她下意识地将姚淑心抓着自己的手狠狠往外一甩,而姚淑心的脸上闪过恶毒的阴鸷,顺着余点语的力道将脚后跟往后一个趔趄,整个人就往后倒去。
  你
  姚淑心的身后就是一把椅子,她在倒下的时候刚好脑袋刚好往椅子边角处一碰,倒在地上的时候发出一声尖叫:哎哟!
  余点语和唐芙被她那一声惊叫给震得当下顿住,姚淑心就已经坐在地上叫唤开了:打人了!打人了啊!
  她喊得中气十足,竟然哭喊起来,额角确实出现了一小块青紫,一边摸着那边的鼓起,一边朝着外面喊:都来看啊,谁来给我评评理?!哎哟,我的头好痛
  周东星竟然在这个时候往外面跑了进来:妈!你怎么样?!
  姚淑心掉着眼泪,还在往外嘶吼,工人们不知所措愣在原地,被姚淑心的声音所吸引,外面渐渐聚集起了指指点点的邻居和路人。
  有人打我妈!有坏人打我妈!周东星不知是真吓到了还是故意的,惊慌地朝外面大喊,一边还想把姚淑心扶起来,妈,你还好吗?你还动不动的了?
  姚淑心哭着摇头,周东星愤怒地瞪着余点语:你是故意的!我妈见你好久没回来了想来见见你,你就这么对她的,我要报警!
  血口喷人!唐芙气冲冲地过去一把把周东星推开,装模作样给谁看呢啊?!刚刚那一下明明是你先来对点语拉拉扯扯的,现在你他妈的还哭上了?!给我起来,别装了!
  周东星被唐芙推了一把,就和他妈约好了一样也倒在地上开始哭嚎,嚷嚷着好疼好疼,两个人的声音像是在人脑袋里霍霍磨着的尖刀,让余点语的理智慢慢开始分崩离析。
  她的呼吸开始加重了,但是她明白,自己现在一定不能崩溃,一定不能。
  姚淑心一定是早就计划好的,她就是要让自己崩溃。
  余点语想挪动步子,但脚步却像是灌了铅一样的沉重,丁点也走不动。
  我辛辛苦苦供你吃供你喝三年,你就这么报答我的见围上来的人越来越多,姚淑心也声泪俱下,一边做出因为疼痛而抽凉气的模样,你知不知道我现在全家就靠我一个人的收入,我倒了,这个家可怎么办啊! ↑返回顶部↑


章节目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