分卷(77)(1 / 4)

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

  就是刚好她有几天的休息时间,我准备去常晓市找她啊。
  余点语听出来唐芙话语中的甜蜜,说:你们在一起了吗?
  谁要和她在一起,别瞎说。唐芙笑眯眯摆手,和余点语说了再见就关门走了。
  过来吃饭了。桑舟在厨房里叫她,你想什么呢这么出神?
  没有。余点语坐到饭桌上,卤牛肉还是热的,凤姨的手艺真不是盖的,入口是绝对的家常好味。余点语想着刚才唐芙对自己说的话,没憋住还是和桑舟聊了一通,问:为什么都这样了还不在一起呢?
  她们是互相喜欢的,但就是没提在一起的事情。余点语在说话的时候,桑舟在给她夹菜,碗里堆得满满的。
  桑舟说:很奇怪吗?唐芙现在年龄还挺小的。
  余点语才猛然想起,自己有什么资格觉得人家奇怪的,她和桑舟不也是这样吗,因为种种原因现在并没有正式在一起。
  唐芙是小城的姑娘,她本身与詹幼安存在着差距,她自己应当也知道。桑舟说的是实话,明星的光环使然,本身就承载着别人更多的注视,她们两个之间更难一些。
  余点语似懂非懂,低头吃着饭,桑舟看着她笑:你倒担心起别人来了。
  哪有。她大致上知道桑舟要说什么,嘴里鼓囊囊的也不好说话,光用眼神和桑舟对视,桑舟将水杯递给她,慢悠悠道,我什么都没说,怎么就把你吓成这样。
  余点语喝了水将自己嘴里的饭菜吞下去了,觉得桑舟是在取笑自己,又知道自己讲不过桑舟,干脆闷声将剩下的两口饭吃完,自己跑到客厅去了。
  桑舟把桌子收拾完碗洗了也坐到余点语,假装和余点语一起认真的看新闻。但是她坐在余点语的边上远远没有余点语那么规矩,看了一会儿,新闻没有余点语吸引的大,桑舟就专门撑着手去看余点语。
  视线太过灼热,余点语想忽略都没用,她刚转过头去,还没问,就被桑舟一把捞进怀里去了。
  桑舟捏捏她的脸:有什么事忘了?
  余点语还真想不到回到家到现在有什么事情忘了,她还只是靠在桑舟的怀里,半仰着头看人:我不记得。
  桑舟过来的时候余点语措手不及,只见到在自己面前放大的精致五官,紧接着唇上就被同样柔软的压住。
  桑舟的身上一点油烟气都没有,除去衣服上淡淡的香气,就是她口腔里漱口水的薄荷味,有点凉意,但更多的是湿润的热度。
  余点语的手不由得紧紧攥住了衣角。
  擦嘴。桑舟稍微退开了一点点,刚说出两个字,就又过去把人亲住,从左到右的轻柔碾磨过唇角,才说:饭后如此,讲究卫生。
  作者有话要说:  某高中生日记:高三那一年我记录了很多关于桑某人的罪行,关于以后要克扣她的零花钱,让她跪榴莲壳,以后要常去酒吧玩这样的狂言等等,我记录这些的时候为什么这么狂妄?那是因为我从来没想过有一天桑某人会看到这些东西。(疲惫的微笑)
  桑总:(逐渐邪恶的笑容)
  第70章 畢業
  余点语的所有注意力都被这时候的桑舟给夺取走, 感官上,除去能真实感受到的柔软双唇,就是那股沁人心脾的淡香, 与唇齿间的薄荷味相互糅合,又凉又热, 她手上没什么劲, 只能把桑舟抱得越来越紧。
  桑舟的手挪到余点语的腰上捏了下, 余点语轻轻咬了下桑舟的上唇,微微张开的防线立马被想要攻略城池的人抓住, 直入深处。
  怀中的小姑娘呜咽了几声, 桑舟揉着人已经发烫的耳垂轻笑:怎么了?
  她就是明知故问。
  余点语没什么招架之力的软在桑舟的怀里, 她终于学会了一点点该如何去回应桑舟的索取,但是抵不过桑舟的热烈, 总是败下阵来。她不会接吻, 在给予桑舟的回馈中总是紧张而慢半拍, 但桑舟好像就是喜欢逗弄她。
  看在你明天还要考试的份上,先放过你。桑舟松开对余点语, 小姑娘的唇上有着更为水润的光, 唇色也更加的殷红,像是熟透了的樱桃。
  余点语脸红耳朵也红,垂着眸子没说话,心里又甜又臊, 自己去拿了桌上切好的西瓜来吃, 希望自己疯跳不已的心动能平静一些。 ↑返回顶部↑


章节目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