分卷(68)(2 / 5)

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

  桑舟到家之后就给闻岚发了个信息,说给自己定下午的机票。
  余点语和桑舟一直牵着的手到换鞋的时候才松开,她把杯子拿过来躲到厨房去洗,桑舟像是知道她不好意思一样非贴过来:我来洗就好。
  我洗完了。余点语避开她的手,水龙头里的水仿佛有了温度,你你明天还要赶飞机,今天可以早点休息。
  倒管起我来了,怎么不想自己明天还要上课?今天回来的还算早,桑舟也不打算管公司那边的事情了,等着余点语把水杯放好,今晚上你还写卷子吗?
  说完又喃喃自语:要不我帮你写。
  才不要。余点语进房间去,桑舟也跟过来,她把自己的睡衣拿在手里,瞪着一直在后头看她的桑舟,你一直跟着我干什么?
  桑舟回答的坦坦荡荡:我明天就要走了,舍不得你,想多看看你不行吗?
  余点语发现这人总是把这种叫人害羞的话说的光明磊落,像个正人君子,显得自己很是扭捏的样子。
  我要去洗澡了。余点语将手伸出来,手指戳在桑舟的肩膀上方,另一只手抓紧了自己手里的浴巾,闷声道,别跟过来。
  桑舟:?
  你把我想的这么流氓?桑舟好笑地看着她,没再往前走了。
  那是不是自己不这么流氓还有点对不起小屁孩的思想了。
  余点语不再看她,转身跑进了浴室,很快就响起哗啦啦的水声。桑舟站在原地一动不动,过了好一会儿才捂了捂自己的耳朵。
  没用,捂住耳朵了,那水声从心里透出来。
  她跑去阳台上想抽烟,刚拿出火机,想到等会儿烟味肯定会飘进室内又顿住。
  无奈地摇摇头,桑舟只是拿出烟出来捏了下,硬生生把这股瘾给按了下去。
  桑舟看着外面的天空出神。
  过了会儿,她身后有人来了,带着沐浴露的香味。
  真是奇了怪了,自己和余点语用的是一款沐浴露,但是这小姑娘洗了澡出来,就是带着那股淡淡的甜香味。
  像牛奶糖洗了牛奶浴。
  让人想咬一口。
  桑舟看着边上的余点语:要高考了,紧张吗?
  她很少和余点语聊学习上的事,一是余点语很少叫人操心,二是她觉得余点语在学习上挺厉害。
  夜静悄悄的,只有不知疲倦的蝉鸣和飞机划过上空。
  余点语摇头,过了会又点头:紧张也会有,但没有那么的紧张,就希望能快点考完结束。
  挺正常。桑舟的手放在余点语的头上揉了揉,等你考完,一定还有很多好事情在等着你。
  余点语眨眨眼:包括你吗?
  包括我。桑舟也希望那一天能快点到,仅仅只有半个月的时间,公司能否继续生存下去也在这半个月内了。
  时间不早了。
  虽说桑舟嘴上说的起劲,但却没有真的要求身为高考生的余点语陪自己一起睡,还为她泡了杯睡前牛奶。 ↑返回顶部↑


章节目录